财通基金称两年花掉3000万,方正富邦投资总监离职

  《投资者报》研究员 尚志科

  每经实习记者 陆慧婧

  《投资者报》记者 尚志科

  经历了2011年的扎堆成立后,新基金公司运营情况近期相继曝光。牌照稀缺的基金行业,一直令众多场外资本觊觎,但资本金的大幅消耗也随之带来噩梦。

  从督察长、总经理到投资总监,成立仅1年多,“羽翼未丰”的方正富邦基金(微博)正经历人员变动的“阵痛”。

  8月30日,又一家新基金公司长安基金公告称收到证监会的批复通知,成为继富安达基金、财通基金和方正富邦基金后今年第四家获得批文的新公司。

  4月5日,方正证券(微博)公布2011年年报,参股66.7%的子公司方正富邦基金(微博)公司(下称“方正富邦”)2011年出现3435万元亏损。

  8月22日,方正富邦基金旗下唯一一只基金——创新动力股票基金经理兼投资总监赵楠正式离职。

  但半年报数据揭示的“烧钱”厉害程度,暴露了这些新公司成立之路并不平坦。

  方正证券表示:“方正富邦2011年度亏损,主要是因为其开业时间较短,筹办费用较高。”

  不仅如此,近期新基金公司基本上都发生了一番高管变动。显然,市场缺乏赚钱效应,渠道费用等运营成本高企,次新基金公司没有牛市的资源积淀,前进之路“不堪重负”。公司根基未稳,人员频繁变动,弱市之下,次新基金公司未来仍将面临诸多挑战。

  浙江升华拜克生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升华拜克”)2011年中报数据显示,其参股的财通基金当期净亏损额达到3241.62万元。财通基金公司2011年6月初获得准生证,由于半年报披露时其成立还不足一月,且公司尚未发行新产品,这样的亏损程度着实惊人。

  对于新基金公司来说,熬过了筹备期,反而意味着更艰难的开始。在销售费用高企与市场环境不佳的情况之下,部分新基金公司虽然喊出三年内取得盈利的口号,但实际上却面对着颇多挑战。

  投资总监赵楠离职

  对此,财通基金独家回应《投资者报》称,上述花销并非一月之内用掉,而是涵盖公司从2009年6月收到证监会申请受理通知,至正式成立的两年中所发生的费用。

  经历最短筹备期

  接任基金经理刘晨上任仅仅8天,原方正富邦基金创新动力股票基金经理兼投资总监赵楠上任不到一年,最终选择另寻他路。

  该公司同时解释称,亏损源于公司选择的会计核算方式,是先在资产负债表中“长期待摊费用—开办费”中归集,在公司正式成立(2011年6月21日)当月即2011年6月底,将开办费一次性转入当期损益。

  方正富邦成立于2011年7月8日,注册资本2亿元。在2011年新设立的5家基金公司中,身上具有特殊的光环,并被市场寄予了较高的期待。

  从此前赵楠近8个月的运作来看,投资风格相对谨慎。基金去年12月底成立时至1季度末,仍处在建仓状态,仓位仅维持在51.77%低位。而在此期间,基金份额从首募时的13.13亿大幅下滑至1.25亿,缩水幅度高达90%,建仓缓慢或许也与帮忙资金有一定关系。

  即便如此,其巨额亏损依然惹人注目,结合众多新基金公司成立以来的经营状况看,牌照稀缺、令众多资本觊觎的基金行业,想要在短期覆盖投入成本几乎不可能。

  抢得“海峡两岸资产管理平台”第一单,方正富邦无疑是幸运的。继其成为首家获得通行证的大陆与中国台湾合资基金管理公司后,多家中国台湾金融机构参与的公司也在排队申请。

  建仓的缓慢使得创新动力在今年A股的
“春季攻势”中,明显跟不上大盘的涨速,一季度基金净值下跌0.10%,跑输业绩基准3.95个百分点。

  花销为何这么高

  本报发现,在2011年成立的长安、富安达、财通、方正富邦、平安大华、国金通用6家基金公司中,方正富邦筹备期最短。

  下半年,赵楠继续维持谨慎的操作风格,仓位仅比1季度上升4个百分点。6月,大盘急转而下,保守的投资也显露了优势,2季度末基金净值1.024元,增长2.61%,份额也相对一季度小幅回升。

  升华拜克2011年半年报显示,财通基金净亏损达到3241.62万元,在股本中占比30%的升华拜克3000万元的初始投资金额只剩下2000万出头。

  没有经历漫长的筹备期,方正富邦也不需要支付其他新基金公司筹备期的头疼费用,如国金通用筹备期费用过亿元;财通消耗掉的6000多万资本金,也有约一半发生在筹备期。

  “赵楠原来是管理自营业务的,投资上追求绝对收益,公司也一直倾全部的力量,努力做这一只产品,希望在业绩上维持正收益,赵楠这次离职是个人的原因、家里原因,具体情况我们也不清楚。”方正富邦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回应。

  财通基金就此回应称,根据《企业会计制度》》(财会[2000]25号)第五十条规定,企业在筹建期间发生的开办费有两种处理方式,可在正式生产经营之日的当月,一次性转入当期损益,不再实行分期摊销;也可在新会计准则下,开办费通过“管理费用”科目核算,发生时直接计入当期损益。

  此外,在首只产品的募集上,方正富邦也取得了不错的开端。

  人员流动频繁

  财通采取的会计处理是前者。“从成立到现在两月余,公司运营投入主要是人力、场地等固定费用,并在成立后首月为首只产品的发行做准备。”

  成立于2011年12月的财通价值动量基金首募10.58亿份,今年3月成立的长安宏观策略首募3.84亿份。而方正富邦创新动力股票基金13.14亿份的募集额度,为公司的运作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事实上,成立仅1年多,方正富邦基金已经经历了诸多重要岗位的人事变更。

  记者注意到,上述投入中,固定资产在会计科目中主要指机房机器购置、办公用品购置等,按合规要求“大头”是机房。“场地是租金,按发生算,固定资产在会计上是按折旧摊销的,开办费用中就是两年内摊销的部分。”

  即便如此,方正富邦的运营情况仍不佳,2011年仅实现营业收入126万元,净利润亏损3435万元。

  去年10月份,公司成立仅3个月,督察长林芑就选择离职,由董事长雷杰代任这一职位,直到今年2月份,来自股东方富邦证券的新督察长赖宏仁上任,才完成这一职位交接。

  一位新基金公司人士对此还透露:“在任何一家基金公司,人力费用肯定也是大头。人力费用就是指所有人的薪水、奖金,基金公司的薪水较高,尤其是投研人员。”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股票基金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